上海绿地万豪酒店

卢湾区江滨路 99 号 · 上海, 上海 200023 中国

  1. 体验我们的酒店
  2. 搜索优惠及促销
  3. 游览当地资讯
  4. 筹划宴会、团体及会议

喜达屋再陷绯闻 这次对象是锦江系和万达

  8月11日,有喜达屋接近人士向TBO(旅游商业观察)爆料,锦江酒店与万达集团正在谋划联手收购喜达屋。此次传闻的准确性有待验证,但结合种种迹象我们可以做一定的合理性推演。   一个月以来,关于中国酒店业资本运作的传言不绝于耳。此次万达疑似入局,显然会再次引爆整个舆论场。

  锦江系独吞喜达屋:整合难 还缺钱   今年7月,有消息传出铂涛集团与锦江酒店达成并购意向,在股权层面与业务层面会实现深度混合——而“锦涛”合并后,将联手收购喜达屋。一次“蛇吞象”的大戏似乎即将上演。   随后,又曝出锦江出资18亿元人民币,收购了维也纳酒店集团及其关联餐饮业务80%的股权。有接近人士向TBO爆料,此次收购由中国旅游业内一名资深大佬牵线,在年初就已经在谈。   如果锦江系完成对铂涛与维也纳的收购,其整体将拥有超过5000家酒店,体量是如家的两倍,与全球排名第二的精选国际(CHOICE HOTELS)等量齐观。   但这足以令锦江系吞下喜达屋吗?君域投资总裁张经邦向TBO阐释了他的观点。   “首先喜达屋要出售这件事情,在喜达屋高层那里没有得到确认;其次,锦江与铂涛整合尚存疑问,我们比较确认的是锦江收购了维也纳。”张经邦表示,“最后,如果说锦江系自己收喜达屋,从两家公司整合的角度与资金面看不现实。”   张经邦为TBO寻找了一个可供参考的案例:2009年,锦江酒店持有了一家名为IHR的美国酒店房地产投资和酒店管理公司的50%股权,尝试布局北美市场。   而之后,锦江发现自己很难影响IHR的运营、品牌、渠道等环节,并且IHR基本没有在中国国内拓展市场——整合太难,这起收购最终对锦江来讲意义不大。张经邦透露,锦江已经在谋划将IHR再次出售。   另一方面,锦江作为上海国资委全资企业,其自有资金很难去做大规模收购——所以很多资本运作需要上海国资委出面“刷脸”做背书。在这种情况下,张经邦认为锦江难以在一年时间里完成双重并购、且同时涉及国内与国际两家公司。   “上海国资委一年内在金融机构给锦江贷到100到200亿元的资金,显然很困难。”张经邦表示,“如果真的成行,那么锦江的下一次收购也无法再用自有资金,因为成本过高;而在海外寻求资金的话,那么接受相关机构审查的时间也会变得很长。”   绑定万达能否实现逆袭?   据了解,上海市委市政府将锦江国际集团定位为,未来3-5年上海国资要重点打造的5-8家全球布局的本土跨国企业之一。   一直以来,锦江也正是这么实践的。2009年,锦江持有IHR50%股份;2010年,联合境外公司收购美国州际集团50%股份;2011年,收购喜达屋旗下卢浮酒店100%股权;之后又参股雅高1.4%股权。到今年,锦江与铂涛、维也纳也传出了“关系暧昧”。 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借助国资背景实现较低成本的融资,“锦江系”还在2013年连续出售锦沧文华和银河宾馆两个高端酒店资产,为自己积累了一定的资本——尽管在资金面上面临挑战,这一系列事件,都指向了“吞下喜达屋”在某种程度上符合锦江的意愿。   从布局上看,锦江3亿拿下驴妈妈为自己植入了电商概念,同时锦江旅行社也已经是国内十大旅行社品牌之一。有业内人士告诉TBO,可能锦江不止想讲一个酒店业蛇吞象的故事,而是希望把各种资源糅合一处、在出境游日益火爆的今天描绘一幅更宏伟的商业前景。   同时,万达的入局传闻也有一定的合理性。据了解,酒店是万达今后的重点板块之一,其酒店管理公司今年上半年收入15.9亿元,完成年计划的41.5%、半年目标的98.4%,同比增长32.7%;而王健林也曾于2014年表示,已聘请两家投行来购买酒店管理企业,并购主要在美国市场进行。  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今年6月,原喜达屋集团大中华区总裁钱进正式加入万达,担任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,兼万达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裁——如果钱进在其中穿针引线,万达+锦江吞掉喜达屋的概率自然又会增加。   然而,在资金压力减缓、相关接洽的人脉有了基础的前提下,锦江+万达的组合会不会真的吞并喜达屋,仍存在不少疑点。   一是喜达屋近期的收益实际上还在下滑,否则也不会有洲际接手喜达屋的传言出现;其次,张经邦认为国内企业出手并购国际酒店的高潮在2013到2014年,时至今日有很多迹象表明大部分中国企业对收购对象的影响力有限、仅仅做到了持有股份获得财务收益——在此情况下,大家的热情能否在2015年继续爆发值得商榷。   同时,有喜达屋接近人士告诉TBO,从人力、资金、全球市场布局以及管理思维上,温德姆是收购喜达屋的最佳机构。“这更符合喜达屋管理层与股东的意愿。”